茶界黑幕:百元"枪手壶"刻大师章卖几十万,宜兴紫砂制壶大师钱丽媛涉恶被查(二)

大师默许的“造假经济”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家级工艺美术师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很多紫砂大师上了年纪后,就靠卖自己的名声赚钱,找自己的徒弟或者是其他“枪手”代工,然后授权敲上自己的印章,配上手写的证书,再高价推向市场,“不明白内情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壶的真假。要是有人找到大师,大师也会说是自己做的。”

“藏家们往往是认人不认物。”上述国家级工艺美术师介绍,目前宜兴的紫砂壶市场上,夸张一点说,哪怕是一个名家、大师做得再差的壶,也比一个啥名气都没有的人做的高工艺紫砂壶卖得贵。这样难以察觉的枪手代工现象,反而让藏家对自己的鉴别能力信心十足,也就推高了“代工壶”的市场。

“以前也有枪手找我做代工壶,我给拒绝了。”卢小伟向新京报记者描述,他从来不做“枪手壶”, “一方面会把自己名声搞臭,另一方面也担心出事”。

名家、大师和“枪手”的合作模式,往往是由利益决定。根据卢小伟的介绍,一些“枪手”或者大师之间存在利益上的合作,“枪手”制作好紫砂壶后,会将壶给大师进行敲章,敲好大师印章后,“枪手”会把紫砂壶给大师进行销售。这种合作模式在圈内是公开的秘密,而在消费市场却不能明说。

在宜兴紫砂市场内,一些紫砂陶艺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如今紫砂壶市场日趋火爆的情况下,大批消费者的确是只冲着人名来买壶,或者干脆就冲着谁职称高就买谁的壶。

在宜兴本地,有职称的紫砂艺人人数高达数千人。“前几年,宜兴在评选紫砂艺人职称时,还闹出过知名紫砂艺人联名反映评选不公正的事情,都是钱闹的。”多名紫砂艺人表示,“有职称的,壶就卖得好、卖得贵,所以紫砂艺人对评选职称,也是趋之若鹜”。

钱丽媛卷入“恶势力集团”犯罪,在当地紫砂圈引起不小“震动”。

包括国家级工艺美术师卢小伟等在内的多名紫砂艺人表示,紫砂大师和“枪手”合作制造“代工壶”是宜兴紫砂界的潜规则,“钱丽媛事件就是最好的代表。”

6月21日,宜兴中国陶都陶瓷城附近一家包装店的货架上种类多样的收藏证书,价格从3.5元到6元不等。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摄

销售商现场为大师代笔售假壶

除了大师指使制作“代工壶”外,一些商家也直接以“大师代工壶”的名义制假、售假。

在中国陶都陶瓷城一紫砂工作室内,店主向新京报记者售卖刻有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邱某某章印的紫砂壶。

“像这样的壶,很多人看不出来,就当大师壶来卖。”在上述紫砂工作室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展示的紫砂壶成品,除了在壶底刻有邱某某的名字外,该负责人称,在对外销售大师壶时,还会配上大师的收藏作品集和紫砂壶证书,售价5000元。

在现场,上述负责人提供的邱某某收藏证书实为一张纸,上面用繁体字写有“作品证书”字样,页面注明了紫砂壶泥料来源,并注明“极具收藏价值”等字样,证书落款作者处盖有邱某某的小篆章印。店主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把壶并非邱姓大师制作。

在中国陶都陶瓷城另一家紫砂工作室内,新京报记者又发现刻有国家工艺美术师徐某名字的紫砂壶。工作室负责人最开始向新京报记者推销时,坚称是徐某亲手制作。当记者提出是朋友介绍过来的时候,店主改口称,“这是徐某的代工壶。”

“如果你要的话600元拿走。”上述工作室负责人称,“带证书,现场给你写。”

在现场,该紫砂工作室负责人拿出一张空白的写有收藏证书的纸张放在桌上,用手拿起钢笔在作品名称处写上“西施”两字;在本壶用泥处写上“原矿紫朱泥”;在制作日期处写上“己亥年春”的字样。在证书上,盖有作者徐某的小篆章印。

“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在写下上述信息后,该工作室的负责人称,“这些证书都是现场写的,好一点的模仿大师字迹,或者就随便写,反正没人知道。”

“现在查得紧,一般来说这个壶我都不敢摆出来,还别说往外卖。”上述紫砂工作室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自从钱丽媛出事后,市场里的代工壶的身影不见了很多,都不敢摆出来,毕竟这个算是不光彩的事情,太敏感。”

宜兴市陶瓷行业协会一名负责人表示,紫砂大师或有职称的紫砂艺人,基本上是在自己的工作室销售作品,外面门店售卖的,很有可能是假的。

新京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商家可随意填写的收藏证书,在市场上随处可买,有的是一张纸,有的是有封面的硬壳本。

在中国陶都陶瓷城附近的一个紫砂制品销售市场,新京报记者在一家包装店的货架内找到收藏证书。记者仔细观察发现,证书种类多样,除了没有大师的章印外,其余信息一应俱全。

包装店负责人介绍,这些证书价格不一,最低五元一本可以拿走,“来买的大多是一些枪手,或者是搞紫砂批发的。”

紫砂艺人拍视频揭“代工壶”秘密

在宜兴紫砂行业内,大师“代工壶”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一些紫砂艺人也一直在揭露“代工壶”的制假、售假的潜规则。

“大师‘代工壶’坏了紫砂壶的行业名声,钱丽媛被查是好事,至少让更多人知道了行业的内幕。”紫砂艺人王珺表示,之前消费者都被蒙在鼓里,收藏市场也因为大师“代工壶”变得乱套起来,甚至也波及拍卖市场。

卢小伟介绍,某些紫砂大师作品一般价格在数万元甚至是十多万元一把,但是在一些拍卖会上,落槌价在2000元到4000元不等,这不符合市场规律。“里面到底有没有代工壶,就不好说了。”卢小伟称。

从事紫砂行业十余年的王珺是宜兴当地手艺人,根据她的描述,“假紫砂,代工壶充斥电商平台,它们打着宜兴的名片进行销售,这是在破坏宜兴的城市名片。”

“代工壶是宜兴紫砂市场的负面影响,但是紫砂壶不同于其他商品,它没有统一的标准,也不好制定标准。”王珺称,“但是这壶却是大师自己请其他手艺好的枪手制作的,再配上真正的大师印章和真证书,谁还分得清这壶到底是真是假”。

王珺作为紫砂艺人,不仅制作紫砂制品,还利用互联网做了自媒体人,在一些短视频平台中,她贴出“拒绝代工壶”“拒绝假紫砂”的标签进行打假宣传。

在王珺的短视频自媒体号中,她制作关于大师寻找枪手制作代工壶的揭秘视频,在视频里直言“大师代工壶”的潜规则。

“一是名家大师们让自己的徒弟来代工;二是一些名家大师把自己的印章按照一年几万到几十万的价格卖给枪手。”王珺称,她在制作揭秘短视频时,会被一些同行恶意举报,“他们越是恶意举报,我越是要揭秘,这才能让宜兴的紫砂市场走上正轨。”

风波之后或建紫砂从业“黑名单”

新京报记者在宜兴丁蜀镇中国陶都陶瓷城以及周边进行调查时发现,“钱丽媛事件”发生后,宜兴市陶瓷行业协会与当地市场监管等多部门对市场进行多次巡查。但一些商家却表示,“等风声过后,(代工壶)又会开始的”。

国家工艺美术师卢小伟介绍,尽管有大师或者知名紫砂陶艺人请“枪手”代工的事情在宜兴紫砂界时有耳闻,但真正想要追究大师造假的责任,事实上依然是件很难完成的任务。

卢小伟称,“这样的问题到现在都是无解的。我只能说要靠紫砂陶艺大师们的道德自律才能解决问题。”

钱丽媛涉恶风波之后,宜兴市陶瓷行业协会于6月初召开了“宜兴紫砂加强行业自律、促进健康发展”座谈会,会上江苏省陶瓷行业协会决定撤销钱丽媛“江苏省陶瓷艺术名人”荣誉称号。

座谈会上,宜兴相关部门就专业技术职称管理、市场监管做了相应表态。

宜兴市人社局负责人表示,将强化紫砂行业专业技术职称管理,对于虚假宣传、欺诈销售、以假乱真等不良行为者,不予注册;在职称申报审核过程中,注重职业道德和艺德艺风的要求,对于请人代工、混淆市场、欺骗消费者的紫砂从业人员,一经查实坚决予以曝光。市工信局将倡议建立健全个人诚信体系建设管理体系,一经发现违规违法行为,坚决给予严肃处理,并探索建立从业“黑名单”制度。

在市场监管方面,将进一步畅通消费者维权渠道,对涉及紫砂代工等问题的投诉举报信息进行详细研判,增强发现违法线索和处置违法问题的能力;进一步创新市场监管手段,加强对紫砂行业经营户的检查频次。

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负责人表示,对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申报的“德行”提出更高的要求,不让德行有失的人员进入代表性传承人队伍,对触犯国家法律法规、影响行业形象的代表性传承人坚决予以退出;在文化交流活动中,对存在负面影响的紫砂艺人坚持“零容忍”等。

来源:新京报 (文中刘丽、张美兰、王珺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游天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