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界黑幕:百元"枪手壶"刻大师章卖几十万,宜兴紫砂制壶大师钱丽媛涉恶被查(一)

宜兴紫砂制壶大师钱丽媛涉恶被查,曝光紫砂行业大师请“枪手”代工制壶黑幕。

2019年5月28日,76岁的宜兴制壶大师钱丽媛涉恶被查,意外曝光了当地“代工壶”黑幕。

根据江苏宜兴市人民检察院消息,钱丽媛以“打假”为由,多次指使其干儿子丁某召集其余成员采用拘禁、殴打、威胁、驻守、围堵、上门滋扰等手段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已涉嫌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与钱丽媛一同被提起公诉的还有其干儿子丁某等7人。

新京报记者在当地调查时,多位熟识钱丽媛的紫砂制壶工艺美术师及从业人员,透露了“钱丽媛涉恶事件”背后的原因——制壶大师参与制假、售假的暴利利益链。这条利益链上的紫砂壶,在行业内被称为“枪手壶”。一些大师让徒弟或其他制壶人代工制壶后,刻上自己的名章,附上自己的制壶证书,一把百元壶能卖到数万元到数十万元,钱丽媛就涉及其中。除了一些顶级大师会寻找“枪手”代工外,一些职称较高的工艺美术师也存在代工乱象。

“枪手壶”泛滥的市场中,一些商家直接模仿大师字迹、私刻名章,将普通紫砂壶伪装成大师作品,高价销售。制壶大师钱丽媛被查后,当地“枪手壶”市场紧缩,多名当地业内人士称,“如果真要追究起来,还有很多钱丽媛等待被查”。

钱丽媛事件后,当地相关部门表示,对于请人代工、欺骗消费者的从业人员,一经查实坚决予以曝光,相关职称审核,也将更注重艺风艺德的要求,并建立行业“黑名单”制度。

6 月23 日,“钱丽媛紫砂工作室”官网关于紫砂大师钱丽媛的照片。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摄

涉恶旋涡中的制壶大师

江苏省宜兴市是紫砂壶原产地,其生产的紫砂壶享誉世界,因此,宜兴也以“陶都”闻名于世。

根据江苏省陶瓷行业协会、宜兴市陶瓷行业协会数据显示,宜兴当地拥有正高级工艺美术师157人、高级工艺美术师424人、工艺美术师803人、助理工艺美术师3007人、工艺美术员2541人从事紫砂制品。

公开报道显示,生于1943年的钱丽媛已是古稀老人,她是宜兴紫砂界的名人,曾获得过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江苏省陶瓷艺术大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等称号,先后师从制壶名家顾景舟、蒋蓉、王寅春等,在紫砂艺术方面颇有造诣。

今年年初,宜兴警方发现,涉及钱丽媛的案件并非一起。新京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得知,早在2015年,钱丽媛因“枪手壶”一事就曾涉及纠纷,“只是当时没人报案”。

今年6月中旬,宜兴多名熟知钱丽媛的知情人士告知新京报记者,案发时,钱丽媛授权徒弟郑某为其做“枪手壶”,最后刻上钱丽媛的印章,并且配上其证书,做出来的紫砂壶,以钱丽媛的“名家、大师”名义对外售卖。

在宜兴市丁蜀镇卢小伟工作室内,国家级工艺美术师卢小伟坐在茶座前谈起钱丽媛时,不禁摇头,“她的徒弟做好壶敲好章后,没交给钱丽媛卖,而是私下卖了,事后被钱丽媛发现才发生的矛盾。”

回忆起钱丽媛的往事,卢小伟说,“她是我们圈里的名人,年纪也大了,她让徒弟做枪手壶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就是没想到会出这个事。”

“后来,钱丽媛找徒弟要钱,结果没给,”卢小伟回忆,“当天晚上,钱丽媛就找到她干儿子和好几个人去找麻烦,还说是要打假。”

钱丽媛事件在宜兴紫砂圈子里被传得沸沸扬扬。紫砂艺人刘丽称,“主要还是没分钱。”

熟知钱丽媛的刘丽回忆起整个事件,“钱丽媛去找过她的徒弟要钱,结果对方没给,她就找人去打人。”钱丽媛师徒矛盾无法调和,最终,钱丽媛徒弟郑某报警,钱丽媛被抓。

宜兴市公安部门也曾公开通报,钱丽媛案件缘起徒弟郑某为其代工产生纠纷,涉及“代工壶”。

钱丽媛被抓后,2019年6月4日,江苏省陶瓷行业协会、宜兴市陶瓷行业协会将其除名。

今年5月底,宜兴市检察院对紫砂行业“恶势力犯罪集团案”犯罪嫌疑人邵某某等人提起公诉。检方指控,邵某某等4人涉嫌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钱丽媛等其余3人也涉案。

在宜兴紫砂圈子内,钱丽媛被抓的事众所周知。多名从业人员回忆钱丽媛事件称,“如果不是‘枪手壶’,这事儿就不会发生。”

6 月20 日,宜兴中国陶都陶瓷城的一家门店内,店主拿出一把“代工壶”后,又拿出一张空白的收藏证书,模仿国家工艺美术师徐某的字迹“签售”。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摄

一本万利的“枪手壶”

紫砂大师找人代工紫砂壶再高价售卖的现象,在宜兴紫砂圈内早有传闻。2010年中央电视台就曾曝光过关于宜兴当地紫砂的造假行为,其中也提到“枪手壶”。紫砂艺人刘丽回忆,“这就是当年闹得很大的紫砂门。”

近几年来,大师“枪手壶”在紫砂圈内愈演愈烈。刘丽称,“要是钱丽媛没出事之前,在市场上随随便便就能找到所谓的大师壶、名家壶。”

“‘枪手壶’的兴起和那些大师脱不了干系,”在丁蜀镇中国陶都陶瓷城一门店内,紫砂艺人张美兰介绍,“真正的紫砂大师都上了年纪,一年也做不了几把,费时费力,就找人代工,枪手壶也就出现在市场上,按道理来说,他(大师)除了敲章之外,制作过程就没参与,就是虚假的。”

张美兰介绍,一把紫砂壶从泥料到成品,根据不同的工艺制作所耗时间不一样,如果用机器磨具灌浆制作,一天能做出很多,半手工制作的话,一天一把也是可以的,如果是全手工的话,那就要三至五天一把了。根据制作工艺和使用泥料的不同,成品的价格也从几十元到数百元甚至上千元一把不等。

国家级大师的作品从10万元甚至上百万元起价,省级工艺美术大师的作品一般是5万到十几万元,再往下的工艺美术师,价格由几千到上万元不等,最低级别的工艺员,作品往往在200至500元之间。而没有任何职称的紫砂艺人,一把紫砂壶的批发价基本上不会超过100元。

“如果是一把半手工的枪手壶,本来就几百块钱的,被敲上大师的名字章印后,价格可以是好几万,甚至好几十万。”在张美兰工作室内,她摇了摇头,“这个就是暴利。”

钱丽媛被查只是宜兴紫砂圈内“枪手壶”现象暴露出来的一个个案。她被抓后,“枪手壶”处在风口浪尖,很多人不敢再冒险代工。

新京报记者在宜兴调查发现,除了钱丽媛,在宜兴的紫砂市场还出现数名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国家级工艺美术师的“枪手壶”,售价数百元。

“如果是在收藏市场,可以卖到上万元。”一名商家表示,“这样的枪手壶在紫砂壶的收藏市场,相当抢手”。

6 月22 日,在宜兴中国陶都陶瓷城买到的刻有国家工艺美术师徐某名字的紫砂壶,商家现场模仿签名售卖。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摄

来源:新京报,文中刘丽、张美兰、王珺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游天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